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泽东旗帜高高飘扬!

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日志

 
 

贯穿于政治、历史与自然科学之中的真理——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  

2011-10-20 12:32:2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贯穿于政治、历史与自然科学之中的真理——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 

作者:史良君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更新时间:2011-10-20       

贯穿于政治、历史与自然科学之中的真理

——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

史良君

摘要:宇宙世界的真理无它,即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真理乃是普遍渗透入于宇宙世界的万事万物之中。无论政治、历史、自然科学,无论人类社会还是自然界,无论客观现象还是主观认识,无一不渗透着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真理。司空见惯的常识是庸俗的形而上学的错误认识,是人类发现辩证法真理的最大障碍。破除常识的错误干扰和思维障碍,人类社会才能揭开辩证法真理的神秘面纱,才能真实理解历史、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只有这样,一切看上去静止僵硬的客观世界才会在我们面前第一次真实展现出其内在无限流动的本真面目,只有流动的世界才是充满生机和活力的世界,世界因流动而精彩。

关键词:辩证法矛盾对立统一 真理 历史 时间 空间

政治学是一门学问,它的研究对象是政治。现代政治学的研究已经从狭隘意义上的意识形态与党派纷争的传统思维的限制和约束中解放出来,并获得了崭新而顽强的生命力。现代政治学研究的主要问题是社会问题而不是个人问题,是对于错综复杂的宏观世界的研究,显然这不是某一门学科力所能及的,因此,现代政治学的研究必然涉及到诸多学科的协同综合研究,如社会学,心理学,行为学,统计学,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哲学,历史,文学,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地理学,经济学,政治学,军事学,科学技术等学科,它涉及到人类知识文明的方方面面。可以这样说,政治是人类社会最复杂的社会现象,可与自然现象相匹美。社会与自然,是宇宙世界最复杂的两大客观体系。社会体系远比自然体系更为复杂,扑朔迷离,充满着无穷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很难清晰把握,因此,人们对于社会问题的政治学研究经常会误入歧途,当然,自然体系也是极其复杂的。这里只是强调一点:政治是研究社会的一门学科,而社会是极其复杂的体系。

虽然现代政治学研究的对象是复杂的社会,但是人们也开始关注局部的微观社会现象,他们希望从中得出普遍结论从而指导宏观社会运动。当然,对于社会中的政治现象,人们可以站在不同高度的层次从不同的角度来加以分析从而得出不同的结论。无论这些结论是如何的不同,有一点我们要明确,专制和垄断是一切反动腐败落后政府的标志,现代政治学,更多的不是研究如何加强专制和垄断,而是研究如何摆脱专制和垄断。自由和平等,公平和正义,这是现代政治学的核心理念。无论是微观还是宏观,人们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忘记自由和平等,公平和正义这些现代社会天赋人权的关键组成元素。

在自由和平等,公平和正义的基础上来研究人们的政治行为,这才是正确的研究方向。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不是现代政治学的本质。政治学的本质是正大光明的天地良心,而不是黑暗与邪恶。人与人之间在自由和平等、公平和正义基础上的交流、沟通、协作与竞争,乃是现代政治唯一正确的发展途径。用强权来压制不同见解,用强制命令代替通情达理的争论和辩解,拉帮结派,假公济私,阳奉阴违,这些是社会政治畸形发展的病态而不是正常状态。

政治与党派权力的纷争不是同一的,政治不能沦落为党派的偏见。政治原本是光明磊落的。只是由于阴谋家与政治的结合,使得人们对政治产生了误解。将政治与阴谋诡计、阴谋活动、阴谋家分离开来,才能还原政治的纯洁与清白。良好的政治是化解一切矛盾纷争的最佳途径,同时,良好的政治为每一个人的安身立命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良好的政治具有安邦治国的社会功能。

价值独立或者中立是政治研究的先决条件。没有独立自主,就不可能有清醒的头脑,也就很难得出客观公正的见解和结论。价值独立或者中立,就是不受意识形态的错误干扰,沦为党派斗争的工具,从而丧失政治应有的纯洁与清白。纯粹学术化倾向是现代政治科学发展的前提和基础。相反,以党派行政力量来代替现代政治科学的理性发展,那只能导致现代政治科学的腐败和堕落。

“无中生有”,指的就是没有任何的偏见和片面的立场。政治不能仅仅站在压迫者或者被压迫者的一面来加以研究,而是应该站在系统的高度从矛盾对立双方各自角度同时加以全面的综合研究。正确的政治不仅研究统治者或管理者,同时,也必须研究被统治者或被管理者,不仅要研究上层建筑,也要研究经济基础,不仅要研究上层社会,也要研究下层社会,不仅要研究物质文明,也要研究精神文明。这就是哲学研究的“磁场”概念而不是“电场”概念。

“磁场”概念比“电场”概念更为高级。对于电场的研究,人们可以单独研究正电荷或者负电荷所形成的静电场,似乎可以将矛盾对立统一体拆裂开来。而磁场是由矛盾对立着的南北两极共同组成的,南北两极都是磁场不可或缺的关键组成部分。如果一个磁场没有了南极,那么,这个磁场肯定也就没有了北极,而没有南北两极,那也就没有磁场本身。对于磁场而言,丧失了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那就意味着丧失整体。没有部分就没有整体,整体是矛盾对立的双方同时存在的必然结果,整体和部分在理论上不分先后次序,存则同存,亡则同亡。

磁场是矛盾对立统一体的系统化的客观体现。于此我们可以引申出哲学研究的正确的方法论,那就是从系统论的高度来研究问题。我们研究某个对象,那么,正确的研究方法就是从研究对象的上下、左右、前后、远近、高低等不同的角度同时加以完整的研究和分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握这个研究对象所真实具有的客观面目。研究者处于不同的参照系对同一个研究对象所得出的结论是必然不同的。如同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认识,这是因为不同的认识来源于不同的参照系,都带上了其参照系的客观性。

因此,所谓的认识的同一性概念是一个纯粹错误的见解。任何认识都是由不同参照系中的观察者对客观事物的认识。对于同一个客观事物,同样的观察者若处于不同的参照系就必然会得出不同的认识结论,这就是认识的客观相对性。对于同一个客观事物,没有任何两个人的见解是绝对相同的,不同的见解都必然性地带上了不同的观察者所处参照系的阴影和痕迹,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抹杀的。因此,我们会发现,追求不同认识之间绝对的相同,将原本不同的认识整齐划一,这是如何的愚蠢和无知!

任何个人都具有个性化的认识和见解,它们怎么可能达到整齐划一的共性呢?于此我们可以发现,所谓的“共性”概念其实根本就是一个“莫须有”的存在。将“个性”纳之于“共性”之中,这无异于“削足适履”,不是“量体裁衣”而是“因衣裁体”。可以这样说,所谓的“共性”,是人类科学文明发展史中最大的侩子手和屠宰场,“共性”是一切“个性”的绞刑架和断头台。为了追求虚假和伪善的“共性”,结果造成了大量真实的“个性”生命的丧失,直让人痛心不已。

龚自珍的《已亥杂诗》就形象地表达了这种见解,全诗如下:

九州生气恃风雷,

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

不拘一格降人才。

[注释]

1.这是《已亥杂诗》中的第二百二十首。九州:中国。

2.生气:生气勃勃的局面。

3.恃(shì):依靠。

4.喑(yīn):哑。万马齐喑:比喻社会政局毫无生气。究:终究、毕竟。

5.天公:造物主。重:重新。抖擞:振作精神。

6.降:降生。

“万马齐喑究可哀”一句,深刻地表现了龚自珍对清朝末年死气沉沉的社会局面的不满,因此他热情地呼唤社会变革,而且认为这种变革越大越好,大得该像惊天动地的春雷一样。他又认为实行社会变革最重要的因素是人才,所以他热情地呼唤:天公啊!请你抖擞精神,把各式各样的人才都赐给我们吧。

在龚自珍的《已亥杂诗》中,他所想表达出来的哲学思想其实就是对于“个性”解放的强烈追求。而要在人类社会中达到真正的“个性”解放,那就必须建立在哲学认识论的基础上,只有站在哲学认识论的高度我们才能对于虚假和伪善的“共性”进行彻底的批判。只有打倒一切“吃人”的“共性”,才能切实解放“个性”。

如若定要说这个世界还存在着什么“共性”,那么,这个所谓的“共性”就是促进一切“个性”的充分发展。让一切“个性”淋漓尽致、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充分展现真实的自我,这就是一切“个性”所强烈追求的普遍真理。而任何阻碍这个运动趋势的,都是对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客观真理的叛逆,必将为滚滚向前而来的历史潮流所无情粉碎。顺历史真理潮流者生,逆历史真理潮流者死!这是我们对一切愚昧无知的反动者的最后忠告。

哲学认识论的问题早在很久以前就提出来了。有一个著名的故事叫做《两小儿辨日》。原文如下:

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

一儿曰:“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

一儿以日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

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

一儿曰:“日初出沧(cāng)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

孔子不能决也。

两小儿笑曰:“孰(shú)为汝(rǔ)多知(zhì)乎?”

同样一个物质,你若离它近,那它在你的眼中就显得比较大,你若离它远,那它在你的眼中就显得比较小,那么,请问,哪一个才是客观事物本真的面目呢?

有人说,客观事物具有完全独立于观察者的本性,那就意味着,客观事物不因人而异,这就表明客观事物是不需要人们用眼睛去观察就会自动在人们的内心中如实地反映出来的。客观事物不需要人们的眼睛观察却会自动地为人们所获知。这可能吗?

有人说,这是可能的。你看,平静的水平面不就可以如实地映射出周围杨柳树的阴影吗?这种物理学意义上的镜面成像原理,不就是客观事物的真实反映吗?平静的水面并没有任何想了解观察客观事物的意识,然而,客观事物不是照样如实地在水平面中得到清晰而完整的反映吗?绝大多数的人们以为物理学意义上的平面镜成像原理是客观事物最典型的真实反映,这是一种片面的误解,现代化学中的“手性”概念与“立体旋光异构”概念的提出,就充分暴露了实物与其所对应的影像的不一致性。任何不对称的物质其所对应的平面镜的影像与实物本身是不同一的。左手和右手就是典型的物像关系,然而,左手与右手并不相同。比如说,你左手上戴了一个金戒子,那么,你去照镜子时,你会发现镜子中的那个虚妄世界中的“你”却在其右手上戴了一个金戒子。

最简单的平面镜中物与像具有客观本质上的不同一性,然而人们却一直误以为物与像具有客观本质上的同一性,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值得讽刺的事情。这深刻反映了人类常识的低级甚至愚蠢,现代科学文明的发展将不断地揭露常识的谬论和错误。对于科学而言,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常识是低级弱智、愚昧无知、谬论和错误的代名词或代言人。不将常识之中的错误深刻地揭露出来,人类社会的科学文明就难以获得实质性的进展。人类自身所拥有的常识恰恰也是人类自身追求真理最大的障碍和绊脚石,人类社会之所以难以发现真理,充满混乱和无序,就是常识惹的祸。常识它轻而易举地逃过了理性对于知识的严密监控体系,不受理性监督的常识就以一种随心所欲的愚昧无知而逍遥人间。常识是理性科学文明的漏网之鱼,也是一切错误与谬论的最顽强的坚固堡垒和最后的反革命根据地。

扯的太远了,让我们言归正传再来研究政治问题。

不同的人们有不同的政治需求,这些不同的政治需求之间的矛盾冲突能否得到妥善解决就成为社会能否获得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

这首先要求我们对社会内部矛盾有一个正确的积极的认识和评价。社会的发展是社会内部矛盾运动发展的必然结果。没有社会内部矛盾就没有社会自身运动和进化的内在动力。各种不同群体的利益呼声之间的矛盾是社会内部矛盾斗争的真实体现。

化解矛盾的前提是人们能正确认识“自我”与“他人”。事实上,很少有人能够对“自我”概念有清晰而正确的认识。什么是“自我”?“自我”就是个体身体所包容的物质吗?“自我”与“他人”就真的是泾渭分明吗?在这里我不想过多论述这个“自我”概念,我只是想指出一点,人们对“自我”的错误认识是如此的根深蒂固,以至于一切假恶丑都是借“自我”名义才能为非作歹,而一切真善美却都是在勇敢破除“自我”的狭隘见解之后才能真实产生出来。在这个意义上,“自我”就成了人类历史上一切假恶丑的终极渊薮或者罪魁祸首。“自我”概念乃是人类社会发展必须加以破除的错误概念。过于关注“自我”所产生的弊端必须用佛老的“忘我”和“无我”来加以克服。然而,如若走向另一个极端,从“自我”而走向彻底的“忘我”和“无我”,那也是错误的,彻底的“忘我”和“无我”会产生彻底消极的“无为”,从而不学无术,没有任何积极上进的动力,那就会自甘堕落,使生命萎缩退化,这正是尼采哲学所深刻批判的,尼采哲学乃是生命的激昂与奋进。

真理是什么?真理是个体生命无限涌出的外在表现。没有生命就没有真理。因此,凡是能够促进生命激昂与奋进的,就是真理,而凡是导致生命萎缩与退化的,就是谬论。在这个真理性认识的基础上,我们才能正确认识欲望的生命本质。欲望是生命内在唯一的源动力。彻底的清心寡欲,与生命的彻底死亡没什么两样,这样的活死人不可能发现生命的真理,也找不到生命的乐趣和意义。

适当的欲望是生命健康成长的催化剂,而欲望的过度膨胀却是生命堕落的根源,前者乃是用欲望来刺激生命的成长,而后者是用生命为代价来实现欲望的满足,前者乃是生命自身掌握着主动权,欲望为生命所服务,而后者乃是欲望掌握着主动权,生命为欲望所服务,这就是本末倒置。生命和欲望哪一个占主导地位,或者说,哪一个掌握着主动权,这才是最为关键的。凡是可以为生命自身所驾驭的欲望都是恰当的欲望,这样的欲望越强烈则生命的力量越强大,而凡是为欲望牵着牛鼻子的都是过分的欲望,这样的生命就象醉酒驾车,其实不是人在驾车,而是车的强大的惯性作用在指挥着人,鲜有不车毁人亡的。因此,对于欲望和生命两者的关系,正确的认识是这样的,不是欲望自身起决定作用,而是要看欲望是否纳入了自我控制的范围,是否为生命所掌握和左右。欲望如果为生命所掌控,则欲望无论大小都是有益的,志向越大,生命的动力越大;欲望如果无法为生命所掌控,则欲望无论大小都是有害的,野心越大,生命的危害越大。

“无欲则刚”,并不是真正的无欲,而是以无欲为手段,达到刚的目的,这种无欲之欲,是一种更为高级的欲望。正如“无为之为”一样,“无为”是一种手段,而后的“有为”才是真正的目的。说来说去,一语道破其中心思想,就是不受外界左右和约束,不受外界束缚和限制,成为自由自在、独立自主的个体,掌握完全的主观能动性,这就是一切个体生命的终极追求。真理不是舍弃欲望而后达到的,相反,真理是借助于欲望才能达到的,远离欲望就是远离生命,远离真理。真理就是生命,生命就是真理。

关于“自我”与“他人”的正确认识应该是达到两者的平等,比如说,让他人与自己拥有相同的自由和平等,公平和正义,不因“自我”而牺牲“他人”,也不以牺牲“自我”而成全“他人”,而是同时使“自我”和“他人”都能健康成长,无论物质还是精神,享受生命的乐趣。人生不是用来受苦的,生命不是负担与苦难,而是恩赐与礼物。人生不是无常苦空无我的,人生乃是常乐我净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世界充满着无限的光明和正义,充满着无限的自由和乐趣。真善美是世界的本原,而假恶丑只是徒有其表,或者说假恶丑的本质是真善美,假恶丑只不过是真善美的扭曲和变形。我们坚信,满天的乌云毕竟遮不住真理的太阳,地狱总有一天要转化为天堂!

“自我”和“他人”(或者称“非我”“无我”“忘我”)是典型的矛盾对立统一体。这其实涉及到“内”与“外”的哲学概念。是否真有绝对意义上的个体身心内外的矛盾区别?“内”与“外”是不是截然不同的?

在真理面前,“内”与“外”并没有这种静态的僵滞的区别。对于一条光线而言,我们能否区分得出哪一段是属于身心内在的,而另外一段是属于身心之外的?

认识是一个整体。认识借助于光线而存在。接下去让我们一起来深入研究光的哲学认识本质。

视觉问题是人类世界最复杂的问题之一。视觉是如何产生的,这根本不是人们的常识所以为的那样。

当我们的认识沿着光线而运动时,假设我们达到了事物的边界,此时,主体,光线,客体三者就构成了一个完整的认识体系。

问题马上接踵而来。光线从何产生?过去的人们误以为光线是来自于外界的,比如说太阳光,那么,外界的光线与人的认识又有何关系呢?那这样的话,应该是说太阳光才有认识,而太阳光的认识与我们的认识又有何关系呢?认识具有客观物质性,主体认识是借助于主体自身的光线而后达到的,也就是说,正确的认识是光线从主体中产生出来。光线从主体中产生出来,并向外运动出去,到达客体的边界。这就产生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主体的认识光线是如何区分客体的?主体的认识之光怎么能够达到与客体相互区别的境界呢,比如说,主体是如何给认识的光线下指令或者说客体是如何给到达其表面的光线以有效反馈的呢?这里面全是疑问。人们对之漠不关心,这是聪明的,也是愚蠢的,聪明在于它这些疑问全是深奥难以理解的,愚蠢在于人类自身的视觉常识充满着似是而非的无知和陌生。

真理性的认识其实是这样的,那就是主体产生的认识光线向外运动到达的边界就是客体的表象。主体与客体是互补的。

主体如何觉察到客体的存在而让光线止于那一点呢?这就是一切视觉认识论中最关键的核心之处。我们都知道光线可以在真空中无限运动下去的,我们也知道物质是由原子组成的(场除外),而原子中绝大多数的地方都是真空(现在这个时候的自然科学还尚未能发现原子的真空性)。也就是说光线自身其实是在宇宙真空中运动着的,因此,光线的运动不存在任何的障碍。然而,作为认识载体的光线却在所谓的客体面前停滞不前,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任何的光线不是由于外界的干扰而迫使其自身的运动受到了阻碍,而是由于认识光线自身的原因引起的,这种光线运动的停止是由主体自身所起的,这就是意识的主观分别能力。是意识自身的分别导致了认识之光的运动的延续或中止。

如果你能够理解上面的真理性的描述,那么,你就能知道所谓的客体其实完全来自于主体意识的自我分别。认识之光是从主体产生出来的,且受主体意识的自我监督和调控,客体来源于主体。或者说客体是主体的主观意识的能动性的真实反映。再研究下去,我们就会发现,客观世界其实是动态生成的世界,客观世界完全来自于主观世界。根本就没有人们心目中以为的纯粹而绝对的客观世界。

不存在脱离主观世界的客观世界,同样,也不存在脱离客观世界的主观世界。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因认识之光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其实上面所叙述的内容都涉及到宇宙世界的真理——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是无所不在的,无时不在的。矛盾对立着的双方如何达到统一而不是激化成为不可调和的你死我活的恶性对立面,这是现代社会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如何正确认识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这是现代政治科学中最关键的一点。

不是激化矛盾对立着的双方,将矛盾双方中的一方加以残酷无情的压迫、剥削和专政,而是将矛盾对立着的双方统一起来,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矛盾对立统一体,这才是人类社会科学发展的本质要求。现代政治学的核心无它,正就是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过去的时代,由于矛盾双方无法缓和,因此,人们通过战争消灭矛盾双方中的一方,来达到矛盾的消除。然而,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将矛盾双方中的一方加以消灭,这不是解决矛盾的正确方法,或者说,将矛盾双方中的一方加以消灭是处理矛盾的消极方法和坏方法。正确处理和解决矛盾的方法,是形成矛盾的对立统一体,就是说承认矛盾双方都具有真理性,然而,矛盾着的每一方面都只拥有片面的真理性,只有矛盾对立双方形成有机的统一整体才拥有完全的真理性。比如说,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任何一方都不能完整地解释世界,只有两者的矛盾对立统一体才能正确的解释世界。比如说,现代文明和古代文明,任何一方都不能完全否定另一方,现代文明和古代文明都拥有不可或缺的、不可替代的真理性认识。比如说,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一白一黑,一阴一阳,一雌一雄,一虚一实,两者恰好完全互补,不存在哪一个真哪一个假的错误问题。只有将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现代文明和古代文明,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白天和黑夜,阴和阳,雌和雄,虚与实,真正统一起来,形成完整的矛盾对立统一体,才能破镜重圆,才能形成理性思维幸福美满的婚姻,才能阴阳合壁,雌雄一体,虚实合一,形成完整无缺的真理性认识。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时空中所创造出来的认识都具有不可或缺的、不可替代的、不可逾越的真理性,都不能被当作是纯粹的垃圾而加以愚蠢地抛弃,相反,对于其中的真理性认识的内涵都应该加以充分的挖掘、吸收和利用。如果有人觉得人类历史当中的某一段历史是可以被超越的、可以被省略的或者可以被忽视的,那就意味着人们还没有发现那一段历史中所深刻隐藏着的真理。人类历史是一个完整的生命有机体,没有人能跳过童年时光而从婴儿一跃而长大成人,如果人们善于思考,那么,他应该从这个事实中领悟到真理。

没有一个时空环节可以直接省略而后再发展出后续环节。对于完整的历史时空而言,每一个时空环节都是不可或缺的,每一个看似简单的时空环节都将为后续环节的发展埋下伏笔。

历史是不可分割的有机统一整体,这就是历史的延续性,或者说非断裂性。历史是不可分割的有机统一整体,还意味着传统物理学时空观的巨大突破和超越。历史是融过去,现在和将来为一体的。如果有人足够智慧到这一点,那他就能够得出如下的惊天动地的真理性认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时间都是相同的一刻,表面上跌宕起伏的历史的宇宙时间是静止的,一切永恒的运动归于不可思议的静止的同一,运动是第二位的,静止是第一位的。古语有云:“彻底法源,无动无坏。”

过去的人们以为运动是第一位的,而静止是第二位的,这是庸俗的片面的见解。这种见解本身就违背了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认识。正确的辩证法的认识只不过表明矛盾双方的平等性,而并没有说矛盾双方的哪一方比另一方占有更多的真理性,其实矛盾双方都具有同等的真理性。

运动来源于静止,这种与传统哲学相悖的真理性认识的诞生,才能帮助人们真正消除牛顿力学时空观所造成的狭隘的思维见解,才能真正认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中所蕴含着的不可思议的历史时空真理观。

整个人类科学理性思维发展的历史中,关于运动和静止的正反合的三个阶段性认识的历史过程可以描述如下:

正:运动是第一位的,静止是第二位的。

(推论: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历史是依次在不同时刻中缓慢动态展开着的,历史是动态的,历史的时间是无穷久远的,或者说,历史是无限的。)

反:静止是第一位的,运动是第二位的。

(推论: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历史是以无限的速度在近乎同一时刻展开着的,历史是静态的,前者所谓无穷的历史只不过是一瞬间,这就将前者所谓的永恒转化为瞬间,当然,如果站在前者的角度看这个后者,那就形成了瞬间是永恒的思想认识。)

合:运动和静止是矛盾的对立统一体。历史是运动和静止的矛盾对立统一体。历史既是运动的,同时也是静止的。

(推论:历史在不同的人中具有不同的见解,站在每一个人自身所处的参照系立场来看历史,每一个人所得出的见解都是合理的,这就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没有谁比另外其它人的见解更具有真理性,或者说,任何人的见解都具有平等的真理性,这才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哲学本质。因此,对于运动速度很慢的人来说,在它的心目中,历史是无穷久远的,历史是动态的;对于运动速度较快的人来说,在它的心目中,历史就会比前者大大缩短;而对于运动速度达到无限的人来说,在它的心目中,历史就只是一个瞬间,历史是静态的。每一个人以自身所处的参照系的运动状态来衡量历史,就会对历史得出不同的结论,甚至是完全相反的结论,而这些结论其实没有丝毫的矛盾性,这是因为,它们其实是处于不同参照系的观察者所得出的必然性的真理性见解,它们并不是处于同一个参照系中的,因此,不同结论之间的矛盾不具有真实意义上的矛盾性。一切个性化的见解都是处于它那个参照系中唯一真实的真理性见解。这样一来,一切不同个性之间的认识上的矛盾就从根本上得以消除了。所谓不同认识之间的矛盾就成了人类理性幼稚时代的儿戏!)

通过上面的描述我们可以得出时间并不具有绝对意义上的客观性,而是与观察者自身的运动状态或者说参照系紧密相关的。这样,我们就打破了绝对客观的时间的错误概念和错误见解。不存在按照某个规定的速度匀速运行的时间之流。时间之流或快或慢,或急或缓,时而加速时而减速,时而匀速时而变速,时而前进时而后退,依不同的参照系而发生着神奇的转变,这些都是客观真实的。不存在单一线性匀速的时间之流,也不存哪一个参照系中的时间之流为时间绝对参照系的神圣律法。

同理,对于空间也是一样的。不存在绝对意义上的空间的客观性。

空间不是僵硬的。不存在脱离时间的空间,这句话就是说,空间是与时间不可分的。时间的概念本质就是运动变化本身,由此,我们也可以得出真理性的认识,那就是空间是在时间中运动变化着的空间,也就是说空间是运动变化着的空间,空间本身就是一个变量而不是常量,不存在绝对静止的空间。空间不是单纯的静止的空间,空间是如如而动的。因此,关于空间正确的认识是这样的:空间本身就处于生生不息的运动变化之中,这就是空间的真理本质。

空间自身的运动性是空间内在的本质属性。在客观真理中,任何一个在常识的心目中以为静止不变的空间其实无时不刻不处于其自身生生不息的永恒的生命运动变化过程之中。也就是说,现代数学和现代物理中的任何一个看上去被人们误以为静止不动的空间几何体,在客观真理上,其实都是永恒运动变化着的。空间“变量”的概念乃是数理自然科学中第一位的真理性认识。

空间是处于永恒不息的运动变化过程之中,这就形成电场和磁场。电磁场的本质乃是宇宙空间自身不断运动变化的真实反映。

假如说,你就是某一个空间,或者说你变成了那一个空间,那么,你自身不是静止僵滞着的,你所代表的那一个空间几何体本身是处于不断的运动变化过程当中的,比如说,这个空间几何体缩小了,或者这个空间几何体膨胀了,或者说这个空间几何体作了一个扭曲变形,或者说这个空间几何体作了一个拉伸变形,当然,这种空间几何体自身的变化是无穷无尽的,而这就是一切物质世界具有不同形状的本质原因。

我们还可以继续往下探索,从而揭开客观物质的神秘面纱。所谓的客观物质,在本质上无它,正就是它所处的时空。空间几何体所形成的不同的外表就是我们的五官所感受到的客观物质的表象。这一个真理性的认识是爱因斯坦所尚未发现的,也是一切现代物理学不断发展所必将发现和达到的真理性认识的高级境界。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大学》一书中的“格物致知”,“物”者无它,“物”即时空本身,说穿了,“物”即真空。而后人们才能恍然大悟,或者说,如梦初醒、茅塞顿开、豁然开朗,原来古人所言真实不虚。古人并没有欺骗我们,是作为现代人的我们自欺欺人。

永恒运动变化着的宇宙真空是一种抽象的无形的客观实体,这是一切认识的终极境界。真空是永恒运动着的客观实体,无形的真空,才是一切现代自然科学所要真实研究的客观对象。

只有当人们深入研究了宇宙真空的客观本质之后,电、磁、光、波、声音、视觉等最基本的概念才能获得真实的认知和理解。只有这样,一切看上去静止僵硬的客观世界才会在我们面前第一次真实展现出其内在无限流动的本真面目,只有流动的世界才是充满生机和活力的世界,世界因流动而精彩。

关键字: 辩证法 矛盾 对立统一 真理 历史 时间 空间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7/201110/26951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