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泽东旗帜高高飘扬!

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日志

 
 

不能用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论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正确性  

2011-12-30 07:55:11|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新城:不能用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论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正确性 

作者:周新城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更新时间:2011-12-30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1年第10期 作者:周新城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什么关系?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我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关系犹如一棵大树上枝叶同根子的关系,它是生长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这个树根上的繁枝茂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当代中国条件下的运用,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国情和实践相结合的理论结晶,它不是离开马克思主义的另一种马克思主义,而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指导当代中国具体实际形成的理论体系。

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统一的,没有“传统马克思主义”与“现代马克思主义”的区别

改革开放以来,理论界有一种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割裂开来、甚至对立起来的倾向。如有人提出,有两个马克思主义,一个是传统马克思主义,那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的思想,那是“原生态”或“次生态”的东西,它不能回答当代中国面临的问题,不管用了;另一个是现代马克思主义,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这是“现生态”的,它才能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才管用。这种说法显然是不对的。

问题在于,世界上只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而没有两个或多个马克思主义。客观上存在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对立,而不存在几个马克思主义的对立,更不能说一个马克思主义不灵了、不管用了,另一个马克思主义是灵的、管用的。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它的基本原理反映的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性,因而不会过时。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统一的,坚持这些基本原理,才叫马克思主义,放弃了这些基本原理,就不能叫马克思主义,就变成别的什么主义了。我们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观察和分析问题。

当然,马克思主义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而是革命和建设的行动指南,因而它不可能是停滞的、僵化的,必然在指导革命和建设的实践过程中不断以新的经验、新的知识丰富起来。列宁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领导俄国人民取得了伟大十月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使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现实,把马克思主义理论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即列宁主义阶段。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形成和发展了毛泽东思想,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中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胜利,大大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20世纪70年代末以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我们党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了新的情况、新的问题,总结了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教训,也借鉴了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形成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比较系统地回答了中国这样的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用新的思想、观点,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回顾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一脉相承的,它们属于同一个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只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的民族特点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产物。它们是统一的,根子都是马克思主义。

“传统马克思主义”和“现代马克思主义”这种提法的根本错误在于否定了马克思主义的统一性,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割裂开来、对立起来,当作两种马克思主义了,而且用前者来否定后者。这显然是荒谬的。

正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因此,在当代中国的条件下,坚持马克思主义就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只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才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

二、不能用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论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正确性

经常可以看到一种怪现象:为了论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正确,就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一段时间里,有的打着“理论创新”的旗号,说马克思这个原理错了,那个原理过时了,仿佛只有挑马克思的错,才是发展马克思主义似的。这也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对立起来的一种表现。

我国正处于并将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党几代领导集体经过艰苦探索,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创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所有制结构方面表现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也就是说,不仅有占主体地位的公有制经济,还有各种类型的非公有制经济,包括资本主义性质的私营经济、外资经济。与此相适应,在分配领域,不仅有由公有制决定的按劳分配,而且有由私有制决定的按要素分配,在资本主义性质的经济成分里,还存在剥削和两极分化现象。由于经济成分的多元化,政治上不可避免出现不同的政治诉求,思想领域不可避免地出现意识形态的多元化。因此,我们在所有制结构方面,强调以公有制为主体;在分配领域,强调按劳分配为主;在政治领域,强调工人阶级政党——共产党的领导;在思想领域,强调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从而保证我国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前进。这是我们党根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互关系的原理,分析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情况得出来的结论,其中一些原则也是在经济文化落后国家里建设社会主义时带有的规律性现象。

然而这种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殊现象却引起了一些理论上的疑惑。我们仅就经济理论方面说说。有人提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社会主义是要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的,而在我国社会主义社会里,资本主义私有制、剥削不仅没有被消灭,反而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看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有矛盾的。为了解决这个所谓的“理论与实践的矛盾”,有人就主张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修正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基本观点。例如,有人看到我国私有经济的存在和发展,就反对生产资料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这一原理,主张社会主义不一定要建立公有制,只要调整分配政策、能够实现公平就可以了;看到目前私营经济对国民经济发展还有积极作用,就反对社会主义要消灭私有制的原理,提出私营经济代表了先进生产力,主张“私有制万岁”;看到我国剥削现象的存在和发展,就反对消灭剥削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这一原理,主张“模糊”剥削这个概念,或者干脆不承认存在剥削,甚至宣称剩余价值学说“并不具有真理性”,它使得社会主义陷入“迷误”,因为这一学说使得人们把注意力放在消灭并不存在的剥削上,而忽视了发展生产力、提高效率;看到资本收入是合法的,而且得到鼓励,就否定劳动价值论,主张资本也创造价值,资本收入是资本本身带来的,提出什么“社会主义劳动价值论”、“建设的劳动价值论”等否定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源泉的各种“理论”。诸如此类的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所谓“创新”观点,屡见报刊,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思潮。这似乎给人们一种错觉,好像只有批判、纠正马克思主义“过时的理论”,才能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一时间不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不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却使劲批判马克思主义,成了社会上一部分人中流行的时髦风气。这种倾向值得我们重视。

我们不来一一反驳这些错误观点,只想指出一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关于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发展的一般规律的反映,因而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任何国家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都必须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指导下才能取得胜利,这是早被历史证明了的。我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都是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指导下一步一步取得胜利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作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作为一个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决不像某些人说的那样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过时,或者会由于国情不同而有的部分适用、有的部分不适用。我国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这也就是邓小平说的“老祖宗不能丢”的含义。这是改革开放取得伟大成就的根本保证。

但是作为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马克思主义,并不是各种僵化的教条、“公式”的堆积,而是一种随着形势的变化而不断发展的科学。要正确理解发展马克思主义这一命题。决不能把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解为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有人认为,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是僵化的教条主义,只有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才能发展马克思主义。这种理解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否定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那就不是马克思主义了,变成了别的什么主义,这就说不上发展马克思主义,而是反对马克思主义了。还有人提出,马克思主义某些基本原理是错误的,必须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予以创新,这样才能发展马克思主义。这种看法也是值得商榷的,因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普遍适用的,它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各种基本观点密切联系在一起,形成一个有机的系统,如果否定了其中一个基本观点,必然产生连锁反应,就会相应地否定其他基本观点,进而导致整个理论体系的崩溃。比如说,有人不赞成劳动价值论,认为各种生产要素都创造价值,然而如果否定了劳动价值论,主张资本也能够创造价值,那么,必然要否定剩余价值学说;而否定了剩余价值学说,必然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因为剩余价值学说是政治经济学的基石,它也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这样,整个马克思主义就被否定了。这种危险是客观存在的,而且在现实生活中某些“理论家”身上也一再出现过:看来好像只是否定马克思主义某一个基本原理,但按照理论的逻辑推论下去,却否定了整个马克思主义。对此,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应该慎之又慎,不要轻易地、想当然地下结论,防止一不小心,主观上想发展马克思主义,却不自觉地陷入反马克思主义泥坑的尴尬境地。

发展马克思主义,是指每一个国家都应该根据本国的具体国情以及时代的特征,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新的形势提出的新问题,得出新的结论,指导实践,使马克思主义本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从而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是在当代中国具体历史条件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理论成果,它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的理论飞跃。我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从理论形态上说,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宝库增添了新的内容。这就是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内涵。

有人提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这些经典作家也不是每句话都是正确的,更不是“句句是真理”,而且随着时代的变化,他们说的东西也会过时,难道不能批评他们的不正确的或过时的观点吗?当然可以,我们对任何人(包括革命领袖)的思想都要实事求是,不能搞“两个凡是”。但是,这里要坚持一个方法论原则,即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运用这些基本原理分析当时具体情况得出的具体结论区分开来。经典作家的著作中阐述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必须坚持,这一点,不能有丝毫动摇;至于他们运用这些基本原理分析当时形势作出的具体判断、得出的具体结论、提出的具体政策,那是需要根据形势的变化随时进行调整,与时俱进,有的还是错的,需要纠正。马克思、恩格斯自己就作了这样的区分。1872年,他们为《共产党宣言》的德文版写了一个序言,指出:“不管最近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1](p248)“由于最近25年来大工业有了巨大发展而工人阶级的政党组织也跟着发展起来,由于首先有了二月革命的实际经验而后来尤其是有了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实际经验,所以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1](P249)过时的、需要改变的,不是“一般原理”,而是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

我们必须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前提下发展马克思主义,警惕有人打着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来否定、反对马克思主义。这种情况,自马克思主义在工人运动中占据主导地位以后,尤其是在我国这样的宣布马克思主义是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屡见不鲜。这就像列宁说的那样:“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2](p307)

三、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准确地理解和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既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理论成果,因此,要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首要的前提就是必须准确地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而要理解、把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最重要的是要认真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

现在有一种倾向,学习马克思主义想走捷径,不读经典著作,而找一些通俗的、解释性的小册子来看,结果像马克思恩格斯警告的那样,“让一些简述读物和别的第二手资料引入迷路。”[3](P299)更需要警惕的是,现在还有一些理论骗子,专门歪曲经典著作,拉大旗当虎皮,忽悠不认真读经典著作的人,必须注意不要上这些人的当。

我们党历来有认真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优良传统。在革命战争的恶劣环境下,毛泽东多次强调读书的重要性,要求全党、尤其是高级干部抽时间阅读经典著作。在党的七大上,他向全党推荐读五本书,说“如果有五千人到一万人读过了,并且有大体的了解,那就很好,很有益处。我们可以把这五本书装在干粮袋里,打完仗后,就读他一遍或者看他一两句”。[4](P417)他说,不能因为反对教条主义就不读经典著作了,“人家讲的不是教条,我们读后变成了教条,这是因为我们没有读通,不会读。”[4](P418)在七届二中全会上,他又规定了“干部必读”的十二本书,说“积二十多年之经验,深知要读这十二本书,规定在三年之内看一到两遍。对宣传马克思主义,提高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的水平,应当有共同的认识。”[5](P261)类似的话,他讲过多次。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我们面临的任务更为艰巨而复杂,更应该多读一些经典著作,真正弄懂、弄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用来指导我们的实践。现在,我们的干部文化程度已经比较高了,只要认真对待,通读一些经典著作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

关于要认真读经典著作的道理,邓小平也早已讲过。1960年3月25日在中共中央天津会议上,他批评不少报纸不同程度地存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很少讲了”的现象,指出:“不要把毛泽东思想同马克思列宁主义割裂开来,好像它是另外一个东西。”[6](P283)针对有人提出的“以毛泽东思想为纲学习政治经济学”的观点,邓小平说,这种提法是不妥当的。“讲初期的发展时期的资本主义,总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总是《资本论》;讲帝国主义,总还是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讲社会主义,列宁和斯大林都有,毛泽东同志也有重要的发展。”[6](P284)他强调:“光讲毛泽东思想,不提马克思列宁主义,看起来好像把毛泽东思想抬高了,实际上是把毛泽东思想的作用降低了。”邓小平说,这些看法,毛泽东是同意的。“昨天在毛主席那里还谈了这个问题,他赞成这个意见。”[6](p248)同样,如果只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不提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看起来好像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抬高了,实际上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作用降低了。

但是,毋庸讳言,一段时间里,这种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风气淡薄了,有的借口反教条主义来否定读经典著作,不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反而迷信西方资产阶级理论(包括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等等),导致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下降。这种风气是当前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的一大障碍。

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提出,要把我们党建设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型政党,号召全党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真学、真懂、真信、真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这是切中要害的。最近习近平同志特别强调指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本源。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有利于从源头上完整准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科学真理,也有利于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解和运用。没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就谈不上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他还说:“邓小平同志说,读马列要精,这个 ‘精’主要是指马克思主义导师们的经典著作。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也都强调老祖宗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7]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蕴含着和集中体现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只有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才能完整准确地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才能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去分析和解决我们面临的实际问题,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列宁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

[4]毛泽东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

[5]毛泽东文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

[6]邓小平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7]习近平.做好新形势下干部教育培训工作[N].学习时报,2010-10-25(1)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关键字: 马克思主义 社会主义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7/201112/28460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