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泽东旗帜高高飘扬!

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日志

 
 

襄樊酝酒厂 改制大折腾   

2009-03-04 14:22:3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襄樊酝酒厂 改制大折腾

主帖标题:白云黄鹤:襄樊酝酒厂 改制大折腾 收藏  

逝去的年华

★★★★★

经验:1888

注册:2008年7月24日

主题开放 —— 欢迎跟帖! 文章ID:481574 2009-3-3 10:42:26 主帖

襄樊酝酒厂 改制大折腾

民企领导国企 公私两套班子

?白云黄鹤?

“国有企业产权不明晰”,这是主流经济学家们对国企改制的最大理由。襄樊三九酒厂改制,改出了民企领导国企,改出了两套领导班子。产权明晰了么?

“国有企业像冰棍,不改就会自然溶化掉”。这是主流经济学家们对国企改制的第二大理由。一个年销售额达两亿的企业,被一文不出的“民企”收购。这是“自然溶化”还是“抢夺”。

襄樊市国资委有关负责人称,“这是国有资产转让中一起非常典型的案例”。典型是什么?是概括了一般性。如果这样来理解,那就对头了:“国资摆盛宴,CEO大饕餮”。一个国营企业公司的老总秘书,就以“资金运作”的手法,“空手套白狼”,把三个公司据为己有。

这种“典型”真是太一般了。就是在襄樊,比比皆是。前几年,科龙的老板顾雏军就用这个“空手道”,把一个国家级的企业——襄阳轴承厂收到格林柯尔旗下,逼得数千工人上铁路去卧轨。要不是他在南方涉嫌金融诈骗被拘留,这事不就成了么,连常务副省长也点了头的。这一次,要不是国企厂长硬着头皮顶(他算肩膀硬:市劳模,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这事也不就成了么!

“民企”真来自于“民”么?把国企改制后的头盖掀起来看一看,有几个不是“国企”的老领导。“三九长江实业公司”的老总秘书买下“三九长江实业公司”,自买自卖,不花一分钱,还居然下了一纸任命书,重新任命下属的国企领导班子;更荒唐的是,“民企”还任命了“国企”的党委书记。这也是少见多怪,许多改制后的“民企”,不是由老总来管党、管工会、管共青团……么,这也算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吧!

这件事还要请示省国资委,还要请示国务院国资委。一起“个案”不难解决,全国这种“个案”有多少?能解决吗?敢解决吗?

附:《楚天都市报》新闻:

襄樊三九酒厂“换帅”起风波

记者:张泉 李剑军

两套领导班子并立

老酒厂遭遇尴尬变局

2009年2月20日,春寒料峭。位于襄樊市环城路的襄樊三九酿酒厂笼罩在一片雾霭之中。

约一个月前,三九酿酒厂的母公司——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下文简称“三九长江”)党委发文免去马永富酒厂党委书记、厂长职务,同时任命原厂党委副书记孙国富、原厂常务副厂长陈祥生分别担任党委书记、厂长。

对于在酒厂担任党委书记、厂长13年的马永富来说,被突然免去“一把手”职务,让他心绪难平。他接手酒厂时,该厂还是发不出工资的特困企业。如今,该厂销售收入近2亿元,跻身湖北省白酒行业前四,成为襄樊市最大的白酒生产企业和纳税大户。他本人因为领导这家企业,曾获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襄樊市劳模、优秀党务工作者等多项荣誉,酒厂连续六年被评为双文明单位。在他看来,作为民营企业的上级公司党委,根本无权任免国有企业的党委书记、厂长人选。

4年前产权转让不规范

引发酒厂“家有二主”混乱

是什么造成酒厂陷入“家有二主”的窘境?这与4年前的一宗国企产权转让交易有关。

襄樊三九酿酒厂的前身是1956年成立的襄樊酿酒厂,九十年代,该厂是襄樊市21家特困企业之一。1995年,马永富走马上任担任酒厂党委书记、厂长,也是“受命于危难之际”:一年的销售收入仅2700余万元,全厂职工700多人发不出工资,处于半停产状态。

1997年6月,酒厂被三九集团兼并,并成为三九集团旗下的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的子公司。

2005年11月22日,三九集团将三九长江公司全部股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标的物总资产为659.72万元,总负债为323.41万元,挂牌价为336.3万元,即净资产额;下属的三九酿酒厂和九生堂公司因为净资产分别为-1800万元和-182万元,资不抵债,在评估中,被作为零值。转让合同明确要求购买人必须安置三九酿酒厂等两家子公司的职工,其中酒厂职工达700余人,安置费用需4000余万元。

同年12月27日,三九长江实业公司总经理邹远东的秘书郭力成功购得原国企三九长江实业公司的股权。

300余万元在账上打个转

24岁青年“空手”购国企?

据了解,当时年仅24岁的郭力根本没有资金来购买三九长江的股权,其资金全部借自江苏无锡的一名华姓老板。交易后,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出具了交割单。三九长江及其下属子公司也一并退出三九集团。转让合同中,三九集团明确表示,336.3万元的产权转让款全部用于三九长江公司及其下属企业的职工安置。而事实上,这笔钱划到三九长江公司账上后,当天就划走了,还给了无锡老板华某,根本没有对三九酿酒厂进行改制。

马永富称,这笔钱本来用于职工安置的,邹远东、郭力只将这笔钱在账上打了个转,就划走了,这样既买了三九长江公司的资产,控制了其下属企业,又没花一分钱,完全是“空手套白狼”!“交易时襄樊三九酿酒厂虽是负资产,但主要是长期的欠税挂账。更关键的是酒厂现金流平均每月上千万元,仅以一个‘净资产为负数’为由打包送人,而转让总价只有区区300多万元,这合理吗?”马永富提出质疑。

这起任免风波已引起襄樊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该市主要领导多次听取汇报,并组建了工作专班,全力维护酒厂的正常生产经营秩序。而不论马永富,还是孙国富、陈祥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目前,维持酒厂的稳定和正常生产经营最重要。

襄樊市国姿委有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此次事件为国有资产转让中“一起非常典型的案例”。

此文来源于“毛泽东旗帜网”  www.maoflag.net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