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泽东旗帜高高飘扬!

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日志

 
 

窝里斗和窝里横都摆不平中国土地问题   

2008-10-08 07:39:5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窝里斗和窝里横都摆不平中国土地问题

主帖标题:窝里斗和窝里横都摆不平中国土地问题 收藏  

reading93

★★★★★

经验:1786

注册:2008年8月15日

主题开放 —— 欢迎跟帖! 文章ID:417804 2008-10-7 17:00:34 主帖

窝里斗和窝里横都摆不平中国土地问题

司马平邦

有个故事,最能说明农民和土地的关系:

改革开放春风吹满地,也吹到了东北平原,当年的郭立文先生还只是一位农民的儿子,在他创立了哈慈集团成为亿万富翁之后的一次采访中,他回忆起自己的老父亲对土地的那份感情――说,在包产到户政策实施之前,郭家老爷子已经病卧不起了,穷的,生活没有奔头了,但1970年代末当了听说自己家分到了几垧好地可以自耕自种自产自收的消息后,老爷子蹭地一下从火坑上跳起来,带着全家人下地了,而且一干就是六七个春秋,带着全家成了万元户。

土地真是农民的一剂良药,也是中国的一剂良药。

中国在20世纪里进行的所有革命的一个共同大主题就是“耕者有其田”,无论是纵向的历史还是横向的世界,衡量事关农村和农民政策的“革命”与“反革命”性质的根本区别,其实就是能不能实现和靠近“耕者有其田”――但这只能证明,“耕者有其田”在中国只是一个可以无限靠近却不可能真正到达的目标,是数学概念里的那个“无限大”(∞),因为,在中国或在世界,农民和土地问题又不是社会的全部,只是一部分,“耕者有其田”的无限大理想也要受经济基础、执政路线和城乡分差等诸多客观因素的限制和制约,于是,就有了现在最吃香的“和谐”的概念,它沟通了所谓意识形态的分垒,因为,没有人有能力只通过对立而消灭对手,何况就是用上那些极端手段,任何社会阶层和派系的分歧亦没有被消灭,因此说,这世界上对立的存在,才是大真理。

据说,新一届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在农民、农民和土地问题上要有新动作。这是胡总在小岗村视察动作的一个风向――但在我看来,胡总9月30号光临小岗村真的用意是标明自己的政府将沿继30年前的那场改革开放和农村改革开放的政策路线而已。

所以,现在有人把30年的农村改革,尤其是土地制度改革说成一团糟全部失败,才是大错而特错,是破坏性的认识,无益的。

肯定前事,才是十七届三中全会土地制度改革的基调。

而十七届三中全会土地制度改革仍然只会在建设性的前提下采取更建设性的下一步,即所谓筑固与提高。

而且,也不能以所谓当年大跃进公社化时对农民土地的“剥夺”过程来力证新的土地改革将完全走向土地私有化,这又是一种极端的且有害的设证,似乎中国土地政策的必然和绝对的方向就是“私有化”一样,而不私有化就是反动的――大跃进对农民土地的集中,亦是毛泽东15年超英赶美的跃进目标使然,但你不能以此否定共产党在土地问题上亦是一贯坚持“耕者有其田”的,当然这个“有”字就大有文章可作。

农民(未富者)、农村精英(先富者)和国家,应该是对中国农村土地分配所有权和使用权的最不可以忽视的三方力量,农民土地改革新策也必将面对这三方的利益需要;农民(未富者)代表了中国最低收入者,他们是整个稳定社会基石,他们的权与利的保障是人道的人权的社会的标志,他们的个体需要很小,但他们的数量巨大,所以总体的影响亦很大;农村精英(先富者)代表着农村先进的生产力,可以让土地更有效率地产生金钱,他们数量少却个体力量大,这一次土改已经有人站出来为他们代言了,鼓吹让他们限量地任资本优势瓜分中国的农村土地,做梦罢;国家,是土地政府和土地最终所有权的控制者,不要坐望中共为了某些人所谓的“民主”或者别的什么理由而放弃对土地的最终控制权,这或者才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土地政策的特色之一。

所谓和谐,就是在新的方法论下为以上三者在土地问题上找一下平衡,局部满足各方利益,而不是牺牲某一方去满足另一方利益,所以,我亦相信,新的土地改革必然是一个不会令所有方满意又令所有方满足的方式――中国改革开放30年,想达到这样一步,无论是执政经验还是物质基础都是有的。

其实,中国社会土地问题之所以如此突出的另一个症结是:人太多地太少,而一二百年前的“瓜分世界时代”我们摊上的领袖又是慈禧太后这个老娘们而不是彼得大帝这个老爷们,所以,未来真正解决中国土地问题的最真理最终极的办法必然是中国产生彼得大帝或者拿破仑这样的外向扩张型领袖――至于有没有这样的机会,那当另论,不过普京能在这个时代仍然瞬间得到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控制权的本领仍然让我对此怀抱希望。

也就是说,有中国现有的有限的土地资源和无限的分配个体之间的矛盾存在,新政策只能是过程性的,只能是平衡性的,只能是催化性的,而不是颠覆性的和终极的。所以,从这一点上说,再去借对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土地改革的评论而只为某一方利益――只为普通农民、农村精英或者只为国家打算盘,既是没有意义的,也是破坏性的,于实际反倒有害。

中国强国的目的是什么,这是99.99%的中国人没有搞明白或者不敢搞明白的大问题。

在我看来,一个强大的中国的必然走向是,通过自己的渠道扩大在这个地球上的土地所有权和资源所有权,而不是天天拿着航母、核武搞“窝里斗”式的对现有资源左手换右手的再分配。

我们只能对世界说说中国的崛起是和平崛起,但我们不能向世界保证别的。

所以,在我看来,现在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或者未来的某某届某中全会关于农民土地改革要做的其实应是以下几件大事:

A.在法制化的轨道上稳定改革开放30年和建国59年以来的土地治理成果,更多的关于土地问题的立法才是最值得期待的,中国对农村土地的更为细化的法制管理是一个必然而科学方向,这一点显然现在中国农村大大落后在中国城市的后面,后者连一张火车票的价格涨跌都要开个所谓听证会呢。

B.在立法的基础上完善农村土地管理的基层组织建设,在这样的相关组织中,农民、精英和国家会施展不同的影响力,达到某种满足现实稳定和普遍富裕的平衡,所谓推进农村的民主化进程,这当然是最重要的步骤,当然,无论怎样变革,土地的最终所有权将牢牢控制在国家手里。

C.继续强化递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把大量的农村人口置换成小城镇人口,国家会想方设法加大对新农村的投资,扩大所谓的内需经济的新的买单人,当然,也给一批一批从城市的竞争中返乡的农民工们一个现实的缓冲地带,新农村最重要的其实不是为人口重新分配耕地,而是工业化改造农村,升级生产力。

D.如果是袁隆平这样的人物,我支持让他获得更多的土地的长期流转权,但中国不会再把土地变成另一张股票全投入交易市场的虚拟数字曲线里,同时又会将土地向袁隆平这样的真正“土地精英”的倾斜,提高农村土地的生产力,当然还有谁可以做到袁隆平这个地步,那就年掌握衡量标准的人是不是能够达到公平正义了。

E.一个外向型的多手段的耕地政策也是中国最需要的――目前,在中国经济可以影响到的范围,在中国导弹可以保护的范围,在国土之外,有大量的处女耕地资源等着和呼唤着中国农民的辛勤播种;在东南亚、非洲和西伯利亚,中国农民几千年春种秋收的宝贵经验必然会为这些地区带来经济繁荣和生产力进步,现在这样的实践已经上路,但确实又缺少国家意志的明确支持;我想在军事扩张的手段之外,聪明的中国人只要敢想一样可以找到让这些曾经废置的国土之外的土地资源为我们和为全世界制造粮食的好办法,2008年的全球粮荒也期待中国农民走出去种粮――当然也是在为并且首先是在为全世界的胃口服务。

所以,我更期待十七届三中全会在这个问题上哪怕写上只言片语。

于愿足矣。

PS:我发现许多留言于后,认为作者有军事扩长思想,在这里声明一下:第一,我不反对军事扩张,这没有什么羞于言语的;第二,我没有主张军事扩长,想想阿拉斯加是如何加入美国的,拓展中国人和中国农村、农民的生存空间,办法有很多种可以探讨;第三,内在矛盾如果实在摆不平,肯定是战争,这是马克思说的,不是我说的。

此文来源于"毛泽东旗帜网"  www.maoflag.net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